笔下文学 > 玄幻奇幻 > 道极无天 > 第1277章 感魂至深的法拉利

第1277章 感魂至深的法拉利

  距离法魂王搜魂营地三千公里之外的一座树林中,法无情坐在一块石头上调息,他的表情很轻松,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。

  不多时,一个身影出现,低声道:“法无情!你要说什么?”

  法无情睁开眼,微笑道:“宽大哥!别来无恙!”

  “少废话!有话快说!”

  来人正是法宽,不知二魂在此密会,所为何事。

  “宽大哥!小弟替你不值啊!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先前的比赛,你明明表现得很好,伊伊姐受伤,小弟都恨不得冲上去宰了那四个混帐,更何况你这个亲弟弟呢?结果队长不问青红皂白就批评了你,还连累了伊伊姐当众向法拉利道谢,一个凭借新手运气扭转局势的家伙,凭什么成为替补队员!”

  法宽一言不发,他心中也是这么想的,被批评倒是没什么,但他受不了姐姐当众道谢。

  在他看来,这和当众道歉没有区别,而且法拉利一个新手竟然还摆出一副大佬的样子,当真可恶。

  但,法宽也不是糊涂之魂,他冷笑道:“法无情!我知道你和法拉利不对付,想让我替你对付他?你找错魂了!”

  “没错!我确实很讨厌法拉利,但也不会让宽大哥出手!”

  “哦?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希望宽大哥可以帮小弟一个忙,与魄魂王搜魂队的比试中,推荐法拉利出场!”

  “你就这么想让他丢脸?”

  “是!因为他让我丢脸在先,又因为新手运气得到了不符合实力的赞赏,我不服气!”

  “你小子有话直说这一点倒是像若风叔叔!”

  “宽大哥!魂王亲自批准法拉利做替补,难道真的就让他做替补?下一场比试一定要让他上场才好啊!小弟也不是要置他于死地,只是让他领教一下搜魂游戏的残酷性,敲打他一下,对于咱们小队也没有坏处,您说呢?”

  “嗯……也有理!好!我答应你!但此事之后,你不能再找法拉利的麻烦了,以往种种,一笔勾销!”

  “一言为定!”

  五日的时间宛若弹指,与魄魂王搜魂队的比试如约而至,但这一次法魂王完全没有了上一场比试的兴奋。

  原因很简单!

  实力差距悬殊!

  四大魂王之中,道魂王是毋庸置疑的最强,魄魂王第二,法魂王和灵魂王实力相近,四支队伍的实力排名也大体是这样。

  法魂王小队中有法长汀,对于这种技压群雄的强者,众魂会尊称他为准王级,灵魂王小队队长灵玉烟也是准王级,而魄魂王的队伍中有两位准王级选手,魄飞花和魄飞星,二魂是一对龙凤双生子,也是两位通才,擅长各种位置,配合起来更是天衣无缝。

  开场几分钟,身着黑袍的魄魂王小队大摇大摆地飞了过来,连隐匿技能都没有使用。

  赤裸裸的藐视!

  大战瞬间开启!

  魄飞花和魄飞星姐弟这一次作为战将参赛,直接拖住了法魂王小队的七位战将,黑方三位守将和五位战将轻松抵住红方仅存的三位战将和五位守将。

  魂将之战,是十对五的碾压之战,即使是准王级的法长汀也无法扭转这等劣势,被对方轻易控住幽魂,开始转移。

  战将七对二,只听这个比例,都会认为七的一方占据绝对优势,可事实是准王级姐弟压着七魂打,若不是法伊伊和法宽姐弟实力不凡,恐怕七对二都未必拦得住对方。

  “小宽!身后!”

  法伊伊一声大呼,法宽与魄飞星对了一掌,却被斜后方的魄飞花击中了左肋,吐血不止。

  “魄飞花!你……”

  “伊伊姐姐!你想说我卑鄙吗?”魄飞花甜美一笑,道:“可是你们七个打我们两个,究竟是谁更卑鄙呢?”

  法伊伊气得跳脚,一拳轰向对手,却被魄飞花轻松化解。

  魄飞星跟进,姐弟配合默契,红方六战将瞬间落在了下风。

  法宽退出战场,发现法魂王的脸色有些难看,虽然明知胜利的可能性不大,但自己重攻轻守,却被对方从正面击溃,情何以堪!

  “魂王!”

  “有什么事赛后再说!”

  “我想推荐一位队友接替我!”

  “嗯?”

  法魂王盯着法宽看了几秒,笑道:“你要推荐谁?”

  “法拉利!”

  法学均正在大声加油,闻听此言连忙道:“魂王!法拉利只是一个新手,这等危机时刻派他,恐怕……”

  法魂王微笑道:“小宽!你为何要推荐法拉利?”

  “属下之言恐怕会冲撞了魂王……”

  “但说无妨!”

  “以目前的形势,翻盘的机会不大,派谁上场都是无济于事,但法拉利运气很好,只有派他上场或许还有转机!”

  “嗯!有道理!”

  法学均听愣了,堂堂魂王竟然开始信玄学了?

  他连忙道:“魂王!三思啊!”

  “小均!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婆婆妈妈的,法拉利是你的私生子吗?你这么维护他!”

  法学均脸色一变,沉默了。

  法魂王笑道:“真的是你的私生子?”

  “没有证据,他总觉得很亲切!”

  “那就不是了!本王看他也很亲切,难道还是本王的私……”

  法魂王也愣住了,他看向法拉利,难道真的本王的私生子?这种亲切的感觉很少见啊。17

  法学均一阵无语,私生子有什么好抢的!

  “法拉利!你过来!”

  “是!”

  法拉利恭敬地飞到法魂王身旁,远处的法无情心中暗喜,就算不能置你于死地,也要让你脸面丢光!

  “你父母是谁?”

  法魂王直接发问,法学均心中紧张不已,法宽低声道:“魂王!法拉利是个孤儿,从小被师父带大!”

  “哦?”法魂王继续道:“你确定自己有父母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法学均腹诽道,魂王你是疯了吗?没有父母是地里长出来的吗?想认儿子也不用推翻常识吧!

  “呃……应该有吧!”

  “咳咳!”法魂王也发现自己问得不恰当,停顿了一下道:“你师父叫什么?”

  “师父就是师父!不知道名字!”

  “也对!咳咳!你想不想出场?”

  “想!”

  法魂王开心道:“这种形势下,你也想出场?”

  “趁着新手的时候多犯点错误多好呀,免得在真正生死关头派不上用场!”

  “好!你去代替小宽出场,这一次是战将,有问题吗?”

  “正合我意!”

  法宽听到法拉利方才的一番话,觉得自己小肚鸡肠了,对方根本不惧怕犯错,反而认为是一次磨练的机会,可自己却对上一次比试耿耿于怀,真不像话。

  “法拉利!”法宽连忙道:“你可以再考虑一下,这种危机时刻出场,若是输了,恐怕会留下心理阴影!”

  法拉利看着法宽,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,道:“不怕!”

  在法宽眼中,那是一个身处黑暗心向光明的笑容,那是只有历尽艰辛却倔强坚持之魂才能露出的表情,这一刻,法宽仿佛能猜到对方的心声。

  与自幼孤苦相比,这点小事有什么可怕的!

  愧疚之情如潮水一般涌出,法宽险些落下羞愧的泪水,他真诚地说道:“法拉利!就算输了,也都是我的责任!你放心大胆地去吧!”

  “谢谢!”

  看着法拉利戴上手甲,目光纯净,法宽默默地捂住了心口,下一刻,他猛然看向法无情,给了对方一记眼神杀。

  法无情一愣,这是什么情况?难道是暴露了?法宽这个憨货真是靠不住。

  林修齐注意到了法宽的表情变化,心想,这是有病吧,怎么好像我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弟弟一样,魂族奇葩真多。

  他进入战场,激活了兵级魂牌,一股精纯的灵魂能量充斥全身,他只能配合地将修为提升到元神中期,而后朝着虎入羊群般的准王级姐弟飞去。

  法魂王一方所有魂都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,包括对手也是。

  灵魂王和法魂王的上一场比试过后,幸运的法拉利成为四支队伍茶余饭后的谈资,他们都想见一见这个新手究竟是什么样子。

  距离战斗之地还有三公里,法拉利停住了,大喝一声:“都给我让开!我来单挑他们!”

  一句话,双方队员愣住了,黑方魂将险些没控住幽魂。

  “哈哈哈!”

  不知是谁第一个发出笑声,魄魂王小队放声大笑,连战斗都顾不得了,法长汀一脸阴沉道:“法拉利!别在这里耍宝……尽力就好!”

  法拉利不屑地指了指魄飞花,又指了指魄飞星,手掌反转,掌心朝上,勾了勾手指,大喝道:“你们敢吗?”

  准王级姐弟对视一眼,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无奈,魄飞星瓮声瓮气道:“小子!别找事!一边玩去!”

  “连一个新手的挑战都不敢接!你这胆小鬼,亏你还有猪一样的身材!”

  魄飞星是个小胖子,白嫩白嫩的,有点小萌,他最讨厌别人说自己胖,“猪”更是禁忌词。

  “好!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准王级的厉害!”

  “飞星!不可胡闹!”

  魄飞花是队长,也是魄飞星的姐姐,怎能让弟弟去战一个新手,她正想劝弟弟几句,法拉利开口道:“那个弟控小萝莉,你的胆子是不是和你身高差不多!”

  魄飞花是一个相貌甜美的女孩,就是个子小了一些,看起来和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差不多,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自己矮。

  弟控?

  听到这个词,她就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。

  “飞星!与我一起弄死这个家伙!”

  “好!”

  眼见准王级姐弟追着法拉利而去,场外的法学均连忙道:“魂王!这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!有趣!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直接挑衅,果然有本王当年的风采!”

  法学均腹诽不已,呸!还没确定是你儿子呢!

  “发什么愣!还不快去进攻!”

  法魂王怒斥六位战将,他们竟然在盯着法拉利,忘记了自己的任务。

  法伊伊连忙带着队友冲向对方的魂将,顺利破坏了幽魂运送,魂仓将幽魂吸走,黑方行动失败。

  法长汀无奈叹道:“没想到法拉利牺牲自己来换取一次解除危机的机会,我们不如他啊!”

  法烨拍了拍法长汀道:“队长!法拉利还死呢!你看!”

  在法长汀的脑海里,法拉利一定在这几分钟之内被打得不成样子,也一定是他拼命拖住那对姐弟,甚至还脑补出了法拉利宁死不屈的样子。

  他随着法烨手指方向看去,表情一僵,身体如同石化了一般。

  “这……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