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女频言情 > 玥下枝头眉间落 > 第339章擦亮眼睛

第339章擦亮眼睛

  暮家与星瑶的大婚,这是沧玥大陆万年来第一次,第一次大世家与大仙门如此联合。

  高空云端之上,一眼望去完全看不见尾的深紫,冗长,华贵,竟是金龙与紫凤开路。

  今日灿阳夺目,蔚蓝之天,其上白云翩飞,绘出万千风华,暮家迎亲婚驾竟是一朵紫莲花驾,四周紫纱迎着风摇曳,迎了星瑶那绝世娇色的新娘子,回了暮锁城中。

  一路所过,高空一片紫色划去,那地面万里紫绸,迎着山河,一对比翼展翅入空,飞落了婚驾顶上,交颈缠绵,一幕潋滟。

  暮二公子的大婚,特别的不只是如此全然的紫,高贵华丽,更特别的是他们的吉礼。

  一拜天与地,夫妻团和气,二拜父与母,高堂福运承,夫妻相对拜,恩爱两白首。

  如此不同与沧玥的大婚,沧玥众人看的稀奇不已,君玥儿却是满心甜蜜,这是九王爷欠她的那场大婚,承诺给她的凡界的那场大婚。

  星河跃空,投下旖旎缱绻,青竹院中安静了。

  今夜的青竹院中,完全的墨紫华色装点。

  君玥儿一下子栽倒那墨紫装色的婚榻上,手指头都懒的动一下。

  “星络,我才知道,原来凡界的大婚好累啊!哪里有魂界来的舒服,早知道这么累,我才不要大婚呢!这根本就是折腾人啊!”

  咕哝般的声音,好在星络耳力好,不然都听不清,倒了一杯玉露,笑着走了过来。

  “小姐,这是您和主子的遗憾,现在补上了,小姐就算再怎么累,也是幸福甜蜜的。”

  这话君玥儿十分认可,一咕噜坐了起来。

  身上的那些繁琐早已换下,此刻只是着了一身淡紫纱衣,上绣紫罗兰,广袖滑落,露出娇嫩的肌肤,拿过星络递的杯盏一口抿。

  一脸灿灿笑意,带出她那股子特有的清纯来。

  “星络,你说的特别对,这一场大婚没有魂界时的压抑,我很幸福,今夜也不会有魂界的那场意外,扰了我和登徒子的新婚之夜。”

  星络笑着颔首。

  而此刻,青竹院外的亭榭中,弑玖情与暮卿陌。

  一人转动着紫玉扳指,一袭墨紫华服,周身懒散之感,却遮不住他的无比好心情,嘴角绽出缱绻笑意,又是黝黑的瞳眸,一直落在青竹院上,未曾偏移半分。

  另一人单手后背,今日难得换了一身,不再是浮云白衫,而是灿蓝华服,其上却还是片片浮云飘动,萦绕衣摆,夜风吹来荡起他的浓稠墨发,清隽的面庞舒逸周身,目光同样落在青竹院内。

  眸底曾经的那些缱绻早已化作如今清明的喜,以她喜为喜,他只要她此后长乐安康。

  “二哥,今日,我亲手把自己最疼爱的小师妹交给了你,也是我最爱的人,多余的话你都应该明白,我只一句,永远别让她再落一滴泪,我知道我的二哥他能做到,可是魔帝,或者九弟,他或许做不到的。”

  这般一语,暮卿陌转身走了,到了这一刻,他或许才真正放下了,放下了对小师妹的爱。

  弑玖情这才敛回目光,落在这走出亭中的人身上。

  紫玉扳指一下一下的转动。

  暮卿陌,果然与那陌上不一样,这样的他确实值得小丫头一直惦念,所以他心中虽醋,可他接受了他,接受小丫头的心中有他的位置。

  【暮卿陌,有些时候把眼睛也擦亮一点,沿途所过的风景其实也可以在你心中留下痕迹,别像火烈一样最后才明,却是为时已晚。】

  耳边如此一语,弑玖情也离开了,暮卿陌脚步一顿,目光落向朝他这边走来的那女子身上。

  一身霜雪之色,冰雅倾城之姿,暮色寒凉,夜风瑟瑟,却自她周身萦绕晕染渲开。

  如今这个她,与凡界的梦曦公主相比较,同样高贵冰艳,只是此刻的她,她的身上少了梦曦公主的一丝傲气,带出了霜华少主的矜贵。

  “卿陌师兄。”梦曦走过来。

  暮卿陌拱手作辑,“梦曦师妹可是来找玥儿…”

  “我是来找卿陌师兄的。”

  面上一抹绯色,第一次,梦曦的目光如此坦然的落在了暮卿陌脸上,带出一抹芳华。

  “卿陌师兄可有时间,梦曦有些话想与卿陌师兄言。”

  暮卿陌的脑海中响起了弑玖情刚刚的那声传语,魂界中那暝苓的身影也无端入了他脑海中,在他现今的记忆中,眼前这个女子,凡界与魂界那两次遭罪,全都是因他而起。

  他心中只有玥儿,可他也该给她一个交代了,尤其是暝苓的身死,虽然暝苓并非是她,可暝苓对暮陌染的情,却皆因她才起。

  “好,我也正好与梦曦师妹有些话想说。”

  两人走去一旁亭中。

  暮卿陌袖手一挥,一杯仙汁玉露落在梦曦桌边。

  不远处,缘机大师摸着胡须,摇了摇头。

  唉声叹气!

  “听闻你那三支签裂了,而今又是拿什么卦出了祸福来。”

  弑玖情出现身旁,瞧着缘机这般一脸惋惜的样子,一声嗤。

  整日里就只知道神神叨叨…

  缘机面上一黑,“老衲修的是佛心,签卦只是身外物…”

  见弑玖情如今这气人模样,他这一身的墨紫,面上黑沉突兀消没,又一声轻浅叹息:

  “命虚之妄,原以为早已过去,如今看来…”

  “缘机…”

  弑玖情霎沉了音,眸光一抹紫,幽色邃感。

  “天机不可露,你莫非是想做第二个天机子。”

  缘机倏然闭嘴。

  “老衲什么都不知道,是缘是散自有定数,勘破天机实为代价,老衲还是告辞告辞…”

  话未落完,人已消失。

  这样的缘机,倒是让弑玖情有那么一瞬惊讶,惊讶他竟能说出这样的话,修出这般佛弥。

  可弑玖情的周身却也愈发邃动而起,后负的手背上也蔓延了青蔓,根根鼓起,好似要破开皮肤一冲而出,可在最后还是消停了下来。

  “命虚之妄?本帝的命岂是你能卦出来的。”

  迈步,走去了青竹院。

  ……

  亭间内。

  “卿陌师兄,今夜我告知你我对你的情意,并非是想要得你什么回应,只是想自己心中能够清明,不想有一日会为此而入魔。”

  说出她藏了这么久的情,梦曦突然感觉自己心底那一只沉压的一股郁气彻底散了,周身蓦然清爽,淡淡霜色萦绕,经脉都感觉清透了。

  见她如此,暮卿陌面上带出淡淡舒逸之笑。

  “梦曦师妹,你能如此想,师兄也就释然,我之心,再容不下任何一女子,我知你对我情意,可我却不能回应你,因为玥儿已经占据了我的全部,我放开她,是明白有一人比我更适合她,可我却不能因此就接受你,这是对你的不公平,也是对你的伤害。”

  暮卿陌的话,很坦诚,坦诚的告诉梦曦,他从不会将君玥儿剔除他的心中,他的这颗心永远只会留给那一个人,分不出一点给旁人来。

  梦曦颔首,她从一开始就看得清楚明白,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原来卿陌师兄他一直都知晓她对他的情意,原来他都是知道的。

  这个认知,让梦曦觉得她这么百多年来的情意并非是完全没有回报。

  起身,走到暮卿陌身旁,梦曦笑着张开双臂。

  “卿陌师兄,能抱抱我吗,让我彻底告别对你的思慕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暮卿陌起身,将梦曦揽入怀中,这个拥抱没有一点的旖旎,只是最单纯的一个拥抱。

  “师兄的怀抱,很温暖。”

  梦曦松开暮卿陌,走了,再也不留恋了。

  暮卿陌看着,看着她的身影消失,直到消失在他的眸光中,才喃喃一语:

  “我并不值得师妹留恋,二哥对我说把眼睛擦亮一点,沿途的风景也能在心中留下痕迹,可我的风景早已有了,梦曦师妹,这句话师兄送给你,希望你能不错过沿途的好风景。”